阿拉尔配资开户

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

无图小说网 -> 都市言情 -> 没有谁,我惹不起(都市超级天帝) 我的头超级铁

第一千七百五十四章 还请仙子息怒

    灰衣老者的怒火如大江大河之水,滔滔不绝,连贯天地,冲霄直上。

    他收回了手,但他猛然愣住了。

    因为他施展滴血重生神通,竟是无法使得自己手掌上的那个伤口愈合,无论他如何施展手段,那伤口就是不为所动,好似他突然之间成了一介凡人,成了不具备术法神通的蝼蚁!

    “贱人,你……你施展了什么妖法!”

    灰衣老者慌了。

    他从弱小一步一步走来,从未遇见过这种情况,脱战之后居然都无法治疗伤势,这让他感觉自己被一头洪荒巨兽盯上了,让他如芒在背。

    但他不愿意相信,这一切竟是一个金仙境中期的蝼蚁造成的,这对他来说,简直是前所未有的侮辱!

    柳如卿面若寒霜,懒得回应。

    这使得灰衣老者更加恼怒,但还不等他再次呵斥询问,他就心惊胆战起来,一股殒命危机瞬间笼罩他全身心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那是?怎么……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灰衣老者连忙四处查探,却并未发现什么异常,直到最终,他才注意到了之前他伸出的大手被阻碍住的那处虚空,只见一道金色大手印竟是已经凭空凝聚而出,且威势更为内敛,更显得朴实无华。

    若不是重新凝聚出的金色大手印锁定了他,让他感受到了强烈到前所未有的殒命危机,他将与那些围观修士一般,断然是无法察觉到,更无法看到那道重新凝聚出的金色大手印的!

    这一刻,灰衣老者放弃了一切念头,一切怒火,一切屈辱感,从未感受到过的强烈殒命危机,使得他如今心里和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,只有一个念头。

    逃!

    逃!

    逃!

    一定要逃掉,若不然今日必定会命丧于此,沦为修仙界千古笑柄!

    灰衣老者没有想到,到头来他到底还是阴沟里翻船了,但他已经不敢再多思量什么,当下一转身,直接施展身法神通向远方飞遁。

    速度之快,眨眼之间而已,他就已经飞出去了四五百丈远。

    “什……什么鬼?他……堂堂仙王境强者,居然……居然逃跑了!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不就是……不就是被击穿了手掌吗?那位仙王境强者怎么……怎么逃跑了?”

    “我的天啊!今天……今天实在是太诡异了!一名金仙境中期的修士,直接击穿了仙王境中期强者的手掌,如今……那老牌仙王境强者,竟是……竟是莫名其妙的逃跑了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难道是要变天了吗?这世间……怎么突然就冒出了如此惊才绝艳的存在?若是她修炼到了仙尊境……那这世间……还有谁是她的对手!”

    “恐怕……无需修炼到仙尊境,只需修炼到仙王境,怕是就已经没人能奈何得了他了!”

    “我的娘哎!我们……我们是不是……忽略了一个问题?那仙子就已经强悍到了此等地步,她那位道侣……岂不是……咕嘟……我的天啊!我……我不敢想了!太恐怖了啊!”

    堂堂老牌仙王境强者竟是逃跑了,让一众围观修士都觉得莫名其妙,疑惑不解,不清楚为何会如此。

    同时,他们也忽然意识到了一点,之前被他们言语轻慢的柳如卿,是他们招惹不起的存在!

    柳如卿身边那个被他们当成白痴的黑衣青年,更是……更是他们望尘莫及,怕是连仰望的资格都没有的真正绝巅存在!

    一时之间,之前以为灰衣老者能够镇住局面,所以胡言乱语的那些修士慌神了,心生忌惮,生怕会被柳如卿和林南找他们算账,一时间纷纷准备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但还没有等那些修士转身逃走,一声撞击炸裂声就传进了他们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当扭头看去,他们就惊呆了。

    一团血雾在远方的高空绽放,好奇一团绚丽夺目的烟火。

    但那血雾中流溢出来的气机,显然就是方才逃遁走的那个灰衣老者的气机,而如今,堂堂仙王境中期强者,竟是在他们没有注意到的瞬间,就已经……化成了血雾,且被磨灭了神性,从此身死道消,灰飞烟灭!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是怎么回事?为什么会这样?她……她是如何做到的?!”

    “太……太恐怖了!太不可思议了!我……还好我之前……没有言语轻慢那位仙子,也不曾对那位仙子的道侣有何出言不逊之处!”

    “卧槽啊!完了!完了!我……我刚才为什么要嘴贱啊!我……我简直是找死啊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啊!我刚才一定是脑子犯抽了,一定是这样!一定是这样!我现在……现在就去向那位仙子磕头求饶!”

    在看到那团血雾之后,所以修士都惊呆了,傻眼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那些之前曾对林南夫妇出言不逊的修士,如今个个亡魂皆冒,生怕林南夫妇下一刻就对他们出手。

    他们不敢逃!

    堂堂老牌仙王境强者都没能逃掉,何况他们这些金仙境,乃至于只是真仙,甚至还没有成仙的小修士呢?

    完全没有逃掉的希望,完全看不到生的可能!

    “噗通!噗通!噗通!”

    所以,一千多名境界不一的修士,纷纷跪在了林南和柳如卿前方,不停地磕着头。

    “之前是我们口无遮拦,不……不是口无遮拦,是狗嘴吐不出象牙,千错万错都是我们自寻死路,还请……还请仙子息怒,莫要迁怒我等!”

    “是啊!是我们狗嘴吐不出象牙,是我们不知好歹,不知死活,还请……还请仙子息怒!”

    “我上有八十老母,下有……不对,不对,上有八十万高龄的老母亲,下有嗷嗷待哺的小崽子,仙子……恳请仙子大发慈悲,饶恕我等吧!”

    “恳请仙子饶恕我等,我等……我等下次不敢了!下次不敢了!”

    一千多名修士,磕头磕得将街道地面都磕出了窟窿,但哪怕街道地面都是天材地宝炼制成的,算得上是品级不低的法宝,却也耐不住他们的境界高。

    所以哪怕他们磕得极其卖力,一副由衷忏悔的模样,实则并非如此,他们只是为了应付过去而已。